<u id="oulpr"></u>
        1. <output id="oulpr"><optgroup id="oulpr"></optgroup></output>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oulpr"><meter id="oulpr"></meter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: 首頁 廬陵悅讀> 榕樹下> >正文
            一砵魚頭慰鄉愁
            2024-04-19 10:09 來源: 吉安新聞網—井岡山報

            文/章 驍

            在萬安,吃魚的習慣由來已久。追溯當地源遠流長的飲食文化,魚堪稱最為遠古和特色的元素,水系發達自然是重要原因。滔滔贛江從萬安版圖南北貫通,匯入長江,被譽為“贛鄱千年黃金水道”,遂川江和蜀水河從羅霄山脈匯聚而下,甘冽清澈,如玉帶盤旋環繞,為各類魚的繁殖生長提供了絕佳的自然環境。

            兒時在農村,還沒有挖塘養魚的條件,但飯桌上從來少不了魚。門前屋后的溝渠小溪里,稻田洼地中,隨便撒個網刨個坑,都有滿滿收獲。泥鰍、黃鱔、鯽魚、小石斑、黃丫頭、小白條,應有盡有。運氣稍好些,還能撈到烏魚、七星魚甚至甲魚。那會兒家境貧困,聰慧能干的母親卻也不為幾兩油犯難,或燉或炒,加上一些辣椒,就能變戲法一般端上一碗美味可口的魚,每回我都能把一碗魚吃個底朝天,連湯都不剩。

            后來參加了工作進了縣城,從小溪小河旁走近了浩蕩贛江,餐桌上常見的魚也有了新變化,其中最惹眼最美味的,是胖魚頭。怎么來形容這種魚呢?大江小河以及農家的池塘里,算是最常見的一種魚。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頭特別大,占整個身長的三分之一。這種魚的學名叫鳙,性情溫馴,行動遲緩,以浮游動植物為主食。的確如此,在我的印象里,能看見的鳙魚的樣子,都是閑適慵懶的模樣,在水流平緩的湖面,擺著尾巴慢悠悠游動,有時甚至一動不動,靜止在水面。鳙魚喜群居,經常黑壓壓一片聚在水面,遠遠看去,以為是堆積的水藻。

            或許是習性所致,運動遲緩的鳙魚造就了其頭大且肉厚肥嫩的體態結構。也正是這個特質,成就了人間一道絕味美食。相傳公元1127年,金兵大舉入侵中原,宋王室南逃,宋高宗的伯母隆裕太后逃至萬安湖造口壁,時任禮部尚書許貴在自己老家“毯子前”(今萬安彈前鄉)迎候,并從村子旁的贛江撈了一條胖頭魚煮湯給隆裕太后解饑餓。隆裕太后喝一口湯,鮮美無比,贊不絕口,遂賜名“萬安魚頭”。由此,我想起另一則典故,朱元璋在早年逃難途中淪為乞丐餓暈在路旁,被一個善良的老婆婆救起,當時老婆婆家里只剩下一塊豆腐、一小點菠菜和一碗剩米飯,老婆婆就把這些東西煮給他吃。饑腸轆轆的朱元璋吃得津津有味,問是什么菜肴,老婆婆笑著說,這是“珍珠翡翠白玉湯”。后來朱元璋做了皇帝,懷念這道菜,再請來老婆婆進宮做給他吃,卻再也吃不出這番美味。

            不難考證,即便是逃難途中,彼時隆裕太后的境遇也比做了乞丐的朱元璋好很多,不至于潦倒到吃不著一條魚。萬安魚頭能夠打動隆裕太后,絕非太后饑不擇食。毋庸置疑,好吃才是正解。放眼當下,物質生活條件如此豐富,吃個魚實在算不得什么,全國各地也有數不盡的吃法,山東的糖醋、貴州的酸湯、重慶的水煮、浙江的醋淋、河南的紅燒、廣州的清蒸,等等,各有特色,各吃各美。唯有萬安魚頭,即便用最簡單的方法烹飪,味道也純鮮香辣,叫人念念不忘。

            按照當地農家最地道的燒制方法,取個大的鳙魚頭,洗凈剁成大塊,中火下鍋油炸兩三分鐘,放入生姜蒜末辣椒,加水烹煮,燒至湯汁呈乳白色,即可起鍋。萬安本地人燒魚頭,有一個共性,那就是辣,且最好用本地生產的啤酒煮,無論干辣椒、小米椒還是青線椒,都是一盤盤往鍋里倒。此外,起鍋要用大砵裝,帶著半砵湯汁,用勺子連湯帶肉舀著入口才夠味。辣椒刺激下的味蕾,最能感受到魚的鮮香,吃得滿嘴噴火,又欲罷不能,這種誘惑,讓客人過足了癮。倘若來幾瓶萬安新近研發的冰鎮吶博啤酒,那個舒爽,真是應了這句廣告詞:“萬安魚頭吶博酒,幸福生活天天有”。

            萬安魚頭好吃,關鍵在食材。萬安山清水秀,綠湖藍天,生態環境優美,自然水域生長的魚,隨便撈起一條,都是珍品。偶有機會出差,去到一個城市,好客的當地人總免不了要上一道魚,以示熱情。除了海魚,其他的魚,我基本不動筷子,至多出于禮節夾一丁點,意思意思。吃了萬安的魚,舌尖似乎已經打上了烙印,再吃其他地方的淡水魚,便索然無味。起初以為僅是我個人的體驗,后來才發現,不僅是萬安人,許多外地客人來了萬安,吃了萬安魚頭,回味無窮,無不發出“萬安魚頭鮮天下”的感慨。難怪當年吃遍皇宮美食的隆裕太后嘗了萬安魚頭,驚喜萬分,連連叫好。

            自讀書到參加工作以來,在不少城市出差或生活過,大都住不習慣。其中,最重要的莫過于飲食的不適,偏偏我的腸胃習性有些執拗,從小簡單粗陋的農村環境培植了自己口味偏重又喜辣的味蕾系統,還特別喜歡吃魚。有一年,我被派往北京跟班學習兩個月,干燥的氣候沒有困住我,飯堂里那些涼面、炒餅、各種不放辣椒以燉煮為主基調的菜肴,卻徹底把我打垮了。吃了不到半個月,我胃口全無,整個人如犯了重感冒一般,無精打采。

            終于熬到了學習結束,返程的前一天,我告訴家里的伙伴們,在贛江邊的大排檔點幾個菜為我接風。我再三交代,萬安魚頭要大砵裝,炒田螺、燒牛肉,要放辣一點?;氐娇h城連行李都顧不得放,便直奔排擋,敞開肚子大快朵頤,辣得渾身冒汗才放下筷子。吃完回家沖個澡,頃刻滿血復活,渾身都是勁。

            原來,每個人的飲食習慣里,都隱匿著血脈深處的鄉愁密碼,正如這一砵香辣的萬安魚頭,客人吃的是美食品牌和鮮香口味,而對遠離他鄉的游子來說,吃的還有一份濃濃的鄉愁情懷。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臣
            舉報電話:0796-2199795舉報郵箱:jgsdaily@163.com

           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: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-1

            Copyright ?2003-2019 by jgsdaily.com. 贛ICP備19004936號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

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
            免费的日本一级婬片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