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u id="oulpr"></u>
        1. <output id="oulpr"><optgroup id="oulpr"></optgroup></output>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oulpr"><meter id="oulpr"></meter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: 首頁 廬陵悅讀> 榕樹下> >正文
            嘿,您也在想我嗎
            2024-04-07 09:25 來源: 吉安新聞網—井岡山報

            文/肖冰

            “飯水嗒嗒的”,扒了一口飯,母親皺眉:“撈飯的時候沒瀝干凈米湯,說了我來煮,你又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還有點夾生”,我也露出鄙夷,我們都露出鄙夷的神色,不約而同望了望你。

            “滾了就熟了,熟了就爛了,爛了就恰得。”你嘿嘿地笑著。你是個閑不住的人,每天很早起,凌晨三四點吧,你用量斗裝出七八人的米,洗兩遍,倒進大鐵鍋,加入小半桶水,往灶里塞稻草,一把接一把地塞。

            灶里的火燒得旺旺的,照亮了整個廚房,燈也不用開,大鍋里,一圈圈漣漪開始蕩漾時,你拿起撈勺,把半熟的米飯撈起,放到鋼筋鍋里。

            鋼筋鍋的灶,不用稻草做燃料,用的木柴。你挑了幾根粗些的,上面再放幾根細枝條,抓起一小撮松毛引火,火很快就燒旺了。

            家里用的木柴,其實多數是松樹的根,就是枯死了被砍過的大松樹,只露了一小截在外面,而不露泥土的那一段,更大,更深,得用十字鎬去挖,能挖出很多柴火來。暑假的農忙過后,會有一些空閑的日子,你常常帶我們去那離家不遠的松樹嶺。

            松林里,粗重的十字鎬被高高揚起,你屈膝,彎腰,猛然挖下,鎬頭深深地插入土地,你用力向后一撬,一鎬,又一鎬,松樹根和著汗水,和著泥土被翻起。

            撿柴火嘍。小的,細的,我們來。大的,粗的,你來,裝了滿滿一板車。挖樹蔸的空隙,我們還會去撿松毛,就是引火煮飯的松毛。首先用竹耙將松毛收集成一堆堆,然后用草繩捆成一把把,放在板車的最上面,一起運回家。

            鋼筋鍋下,帶著松油香的柴,越燒越旺了,添了幾根柴,你提個籃子上街去。

            “早哇!就買菜回來了呀!”村里人剛剛起來,彼此打著招呼:“你也早哇!”你樂呵呵地笑著,大跨步往家去。

            “又是豆芽,又是豆腐!”母親皺眉:“菜園里那么多菜,你上街好玩呀!”“他們喜歡吃”,你嘿嘿笑。

            誰說不是呢,物資匱乏的年代,哪家飯桌上不是青菜白菜,或者冬瓜南瓜,街上買的菜總能換換口味,比如說豆腐,我們都喜歡吃。

            至于豆芽,家里人可能都吃膩了,只有我每次看到豆芽仍兩眼放光,以至于后來每次回家,飯桌上總不缺那一碗豆芽,我知道,這是你對我的偏愛。

            盡管被差評,你卻不以為然,第二天上街,照樣還是買了豆芽和豆腐。

            當看到弟弟玩了一身泥巴回家時,你痛心疾首地訓斥:“累的可都是你家菊子丫頭!過幾天我去上班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們從來不知道你上班累不累,也從來沒問過你累不累,但總從你口中聽到菊子丫頭很辛苦,你稱母親是全家人的丫頭。每到農忙,你就從單位回家。從前沒有車水馬龍,到三都圩下車后,就步行好幾里路回家,還要挑兩大麻袋的雜七雜八。

            “看看是不是他回來了!”在母親的提醒下,幾小只樂顛顛地向村頭跑去,果真看到你,穿著絲光襪和解放鞋,一步一晃悠地走近了家。

            竹扁擔放下來,麻袋里有零食,有鮮豬肉,有《兒童文學》,有小凳子,有麻布袋裝得下家里用得上的各種物什。

            開始農忙,你脫了絲光襪和解放鞋,走進炎炎烈日,和母親,和我們,一起去割稻子,挑谷子,收稻草,挑牛欄糞,拔秧,蒔田,做各種農活。

            “去樟樹下吹吹風吧”,中途,你建議休息會,然后提著熱水瓶,第一個上了田埂,后面跟的是我們,然后是母親。母親叨叨著:“恰不得苦,帶壞樣,才做一會就要歇。”

            普田庵的樟樹底下,我們貪婪地呼吸著蔭涼,你抹一把臉上的汗珠,打開熱水瓶,倒一杯冰涼的井水,遞給母親:“孩子還小,慢慢做,不急。”

            在家的日子,你總是煮著不好恰的飯,上街買著相同的菜,干著沒完沒了的活。

            有時還去沒過腰的荷花塘里,摘最美的蓮花給我們玩,摘幾枚蓮子給我們吃,樂此而不疲。

            斗轉星移,歲月如流,你和母親用力托舉著我們一天天長大,你也一天天老邁。

            那個凌晨,你的幾個孩子,披麻戴孝,去松樹嶺,隨風俗跟你作最后的告別。

            夜那么黑,看不見斑駁的樹皮,看不見枯老的松垛,聽見陰森的松枝在風中搖曳,在嗚嗚低語,又如同伸展手臂的鬼魅,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  聽人說:儀式做完了,就一直往前走,莫要回頭。“滾了就熟了,熟了就爛了,爛了就恰得。”我卻仿佛聽見你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忍不住回頭,我想看看,看看那個驕陽似火的夏日,就在這里,一個高大的身影,帶我們拾柴火:屈膝,彎腰,粗重的十字鎬,被高高揚起,你猛然挖下!

            都看不見了!只有亙古的憂傷,在深邃的黑暗的松林間蔓延。

            嘿,父親,您也在想我嗎?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臣
            舉報電話:0796-2199795舉報郵箱:jgsdaily@163.com

           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: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-1

            Copyright ?2003-2019 by jgsdaily.com. 贛ICP備19004936號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

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
            免费的日本一级婬片99